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明高的博客

花旗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

 
 
 
 
 
 
  沈明高 
沈明高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沈明高博士 现任花旗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曾任《财经》杂志、《财经网》首席经济学家。 研究领域 金融中介与金融市场、公司金融、发展经济学、比较制度分析、转型经济 教育背景 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系, 博士(1995.9-2001.6) 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发展政策,硕士(1994.7-1995.6)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硕士(1985.9-1988.7) 南京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系,大学本科(1981.7-1985.7)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CPI通胀隐忧

2009-6-29 15:26:29 阅读4553 评论3 292009/06 June29

 通胀的压力看起来离我们不远了

  在《财经》研究部6月29日推出的第四十四期《财经?宏观周报》CPI通胀隐忧 - 沈明高 - 沈明高的博客中,《财经》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就明年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是否将会高企进行了剖析。他认为,明年CPI通胀的压力主要来自GDP“超潜力”增长、流动性过度宽松和通胀预期上升。


  他进一步指出,在未来12个月里,如果季度GDP出现两位数增长,且流动性持续宽松,明年月度CPI上涨超过5%的可能性很大。

  一旦通胀预期抬头,沈明高表示,投资者和消费者的防御性投资和消费就会增多,这将推高即期价格。他认为,通胀预期之下,有两类商品的价格有可能上升最快,一是存在供给约束的商品,如上一轮通胀中的猪肉,二是需求弹性较小的商品,如粮食。

  至于未来通胀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沈明高表示,目前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他认为,从总体上而言,由于中国服务业的不发达,其价格上涨很可能成为未来通胀的一个主要推动力量。

  沈明高认为,如果未来一年中国GDP增速超过潜在的增长速度(8%-9%),中国CPI上涨的可能性就很大。目前信贷和投资增速超常,沈明高表示,如果二者持续超常增长,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很可能出现季度GDP增速超过两位数的情况,这将成为明年通胀的主要原因。

  不过,考虑到外需仍在大幅下滑,季度GDP增长也有可能下滑至7%,低于潜在的增长速度。

  一个经济GDP的潜力或其潜在的增长速度,是指在较长的一个时期内可持续且又不带来通胀的最快增速。反过来说,如果这个经济出现了通胀,那么很有可能是经济增速超过了其潜在增长速度。经过初步分析,沈明高认为,中国GDP潜在增速可能是8%-9%。


  另外,沈明高还指出,以过去的经验来看,每次宽松的流动性之后,均伴随着高CPI通胀和高资产价格通胀,其中CPI上涨幅度一般会超过5%。他表示,这次极度宽松的流动性将对经济特别是物价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几乎无先例可循;未来流动性对价格产生的影响很可能超出我们的预期。


  同时,沈明高认为,相对宽松的流动性不但可以鼓励投资,同样也可以推高资产价格,房地产行业较长产业链的优势和资产价格上升带来的财富效应等,均可能拉动CPI走高。

  沈明高还认为,大宗商品价格触底快速反弹,将对国内投入品价格产生压力,进而推动CPI上升。不过,受产能过剩的限制,过去大宗商品价格上升对中国CPI的传递一直不畅,影响较小。

  但是,今年以来国内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可能使得大宗商品价格向企业成本的传递更加快捷和有效,只是在产能过剩没有明显地缓解之前,这更多地表现为对企业利润的挤压而不是CPI的上升。

  最后,即使没有需求的配合,通胀预期也可能自我实现。通胀预期起因于市场对各种可能影响未来价格走势的因素的判断,如未来供求关系的变化,宽松流动性对价格的影响等。沈明高认为,与美国相比,中国目前的流动性更加宽松,而且大量的流动性已经凝结为中长期的基建项目,加大了中国货币政策“转向”的难度,有可能使得未来中国的通货膨胀先于美国上升。■【《财经网》北京专稿/记者 王晶】

 原文链接:http://www.caijing.com.cn/2009-06-29/110190329.html

作者  | 2009-6-29 15:26:29 | 阅读(4553) |评论(3) | 阅读全文>>

【台湾印象】与《天下》同行

2009-6-10 15:56:01 阅读1527 评论3 102009/06 June10

   四月底的台湾气候宜人。从北京到台湾,既没有时差也没有温差,几乎不需要任何的调整就可以开始工作或旅游。
   台湾《天下》杂志创刊于1981年,是台湾第一本新闻财经类刊物,创办人是殷允芃女士。
   在去台湾之前,殷女士到访北京时我们见过面,她还参加了《财经》杂志今年4月15日在北京主办的“寻找经济增长新引擎”的论坛。
   4月28日,在台北参加第一场论坛之后,殷女士和《天下》杂志副总编贺桂芬女士与我一起共进午餐,之后还带我们参观了《天下》杂志编辑部。
   在创办《天下》杂志之前,殷女士曾经担任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的驻台记者。在谈到她为什么要创办《天下》杂志时,她说,1979年台湾“美丽岛”事件之后,她发现政治人物的言行都不可靠,与其每天报道他们怎么说和怎么做,还不如自己创办一本财经杂志,对增进社会大众的福祉比较有帮助。
   杂志的名称取自孙中山先生手书的“天下为公”的前两个字,英文名称为CommonWealth。在这本双周刊杂志的版权页,还专门说明,取名用意在于“表示大家对一个美好社会的向往与追求”。
   在吃完午饭离开的时候得知,论坛所在的台北晶华酒店就是陈云林被困的酒店。去年11月5日,国民党主席吴伯雄夫妇在晶华酒店宴请海协会会长陈云林,结果酒店被围,由于陈云林坚持不从后门离开,一直到凌晨2点左右才返回住处。
   在参观《天下》杂志编辑部之前,殷女士邀请我和《财经》驻台湾记者徐和谦先到位于一楼的“书香花园”喝咖啡。
   “书香花园”是一个集书刊、饮食和聚会于一体的活动场所,类似于大陆的读者服务部,但却更加“读者友好”。
   他们的广告词是:“我们在喧嚣的城市里种花,让每天忙碌的你,有一个慢下来的理由。”在这里,有最完整的《天下》杂志及其出版物,同时还帮读者精选了一些他们认为最值得一读的其他书刊。
   我要了一杯台湾当地产的咖啡。殷女士还送给了我三本书,其中的“发现台湾”总结了台湾过去一百多年的经验教训。我品味着咖啡和周围温馨的环境,享受着精神和食物的统一,也体会着殷女士作为一个女性的细腻和用心。
   台湾媒体业的竞争非常充分,用贺桂芬的话说,媒体业是在把“一年当三年用”。
   在《天下》杂志编辑部的入门处,以草书写着“与天下同行……”几个大字。
   另一侧整面墙上,展示着28年以来每期杂志的封面。其中包括时任台湾中钢董事长赵耀东与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之间的著名辩论,前者力主政府推动建大钢厂和大汽车厂,而后者反对。台湾后来的建设表明,与韩国发展大型企业集团不同,台湾走的是中小企业发展为主的道路。结果,目前台湾制造业人工成本相当于美国的25%左右,而韩国则在50%左右;在三十多年前的1975年,这两个经济体的人工成本均约为当时美国的5%。相对低廉的人工成本,或使得台湾能够较好地应对这次全球金融危机。
   这次《天下》杂志论坛的题目是“后资本主义的新世界”,从台湾、中国大陆和亚洲的角度来探讨全球成长的新动能,体现了《天下》一贯的时代感。
   《天下》论坛原本只计划台北一场,后来应要求增加了台中和台南两场。论坛的基本形式是对话,对话双方先做10分钟的陈述,然后由主持人和观众提问,历时两个小时。
   当我看到台湾方面参与对话的专家名单时,直觉是要跟民进党的智库进行对话。
   在台北论坛对话的专家是台湾智库董事长陈博志先生,他曾任民进党政府的经建会(类似于大陆的发改委)主委,也曾任台大经济系系主任,更是李登辉时期“两国论”的两位重要策划者之一,另一人是民进党现任主席蔡英文。
   台中这一场相对温和,对话的专家是台湾逢甲大学副董事长、东海大学社会学教授高承恕先生。高教授的父亲高信曾任台湾“侨务委员会”委员长,他本人长期研究中小企业,并与大陆很多大学保持了密切的交流与合作。
   出席台南论坛对话的专家林向恺先生是台大经济系教授,应谢长廷要求担任高雄市财政局局长,也是去年谢长廷竞选“总统”时有关财经政策的主要策划人。
   《天下》杂志的安排其实用心良苦,为了达成沟通、交流的最大目的,让看法不同的人直接PK,应该是最有效的。
   一些好心的朋友提醒我,观念的“交锋”或难以避免,尤其是台北和台南这两场。不过,我还是挺坦然的,自以为有在北大教过三年书的经历,无非是北大老师与台大和东海大学老师之间的一次交流,以“理性和建设性”因应之。点击进入?沈明高最新文章☆更多精彩

作者  | 2009-6-10 15:56:01 | 阅读(1527) |评论(3) | 阅读全文>>

【台湾印象】宜兰•乡愁•美食

2009-6-3 13:16:07 阅读1361 评论0 32009/06 June3

   来台湾之前,听说过很多风景名胜,也有很多地方值得到此一游,但只有宜兰是唯一排在必去名单上的。
   由于行程安排得比较满,《天下》杂志副总编贺桂芬女士建议27日下午3点一下飞机就直奔宜兰。没想到的是,贺女士亲自驾车陪我前往。“宜兰是乡下”,贺副总编是这么跟我介绍宜兰的。
   当然,贺女士知道我此行的目的。
   她在我到达台湾之前,就帮我联系到了林毅夫先生的大哥--林旺松先生。在这之前,我与林旺松先生见过几次面,他在大陆有投资,前几年经常往返台湾与大陆。这次有机会去拜访林先生,就是要感受一下宜兰这一方水土。
   从桃园国际机场到宜兰,从台北檫边走过,一路没有看到在北京常见的堵车现象,车子在很多时候都能匀速行进。
   从台北到宜兰,需要穿越著名的雪山隧道。雪山隧道长12.9公里,在亚洲,长度仅次于陕西的西康高速公路上的秦岭终南山特长公路隧道,在世界公路隧道中排行第5名。建成前,台北到宜兰开车需2个小时,建成后缩短为40-50分钟。
   开车穿过漫长的隧道,最考验司机心理的是这种单调感。好在我跟贺女士初次见面,而我又有很多好奇的问题向她请教,一路并不寂寞。
   贺女士的父亲祖籍云南,当年抗日时随远征军入缅,最后定居在泰国。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对在泰国定居的老兵有一些照顾,包括开办华语学校,但只到初中。因此,有很多学生初中毕业后来到台湾完成高中学业。贺女士也是这样来到台湾的,并在台湾完成学业、参加工作。
   进入雪山隧道之前,还是台北县的地界,出隧道的时候已经到了宜兰。
   尽管贺女士已经打印了一个路线图,但考虑到路线比较复杂,还专门跟林旺松先生的儿子林植峰先生约好在下高速的路口(台湾称交流道)接应我们。
   进入宜兰市,并且在拐了N个弯之后,车子在一个三层楼的院子前面停了下来,林旺松先生正站在门口迎接我们。
   这是一栋三层楼的独立房子,符合国内的独栋别墅这一概念。整条巷子是开发商在原有住房的基础上改建而成,所以没有统一的风格。目前林家的住房只有15年左右的时间,林家老宅离现在的住房不是很远,现在由林毅夫先生的二哥居住。
   林家门前栽着两颗樱花树,尽管花季已过,林先生聊起樱花来,仍似昨日。靠着墙的一角,还有一个小型喷水池,潺潺流水不断。
   林旺松先生今年70左右,对他的弟弟一直有一种长兄的风范。
   林先生家三代同堂,第三代有一儿一女。进家的时候,林先生的孙女在吃晚饭,说是还有补习课。不过言谈之间了解到,是她自己兴趣广泛所致,补习的范围包括书法、钢琴、英语等。不过当我们看到门框上贴着的春联的时候,她特意补充说,这是她弟弟写的。
   进屋,在沙发上坐下,话题就绕不开他的弟弟。
   到今年5月,林毅夫先生离开台湾已经整整30年了。“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啊?”林旺松先生禁不住反问了一句。
   台湾时报出版社刚出版了林毅夫先生的“解读中国经济”一书,林植峰先生在书店看到就买了十几本送人,我也得了一本。有关叔叔的报道和消息,他也了然于胸。
   我出发前带了《财经》年刊和几本杂志送给林旺松先生,其中有今年1月我在世界银行办公室采访林毅夫先生的对话,并配有照片。我问林旺松先生十来岁的孙女是否认得,她说是“叔公”。
   闲谈之间,天色渐晚,林旺松先生盛情邀请共进晚餐。从他家到远近闻名的餐馆“渡小月”也就10分钟的步行时间。
   这家餐馆已经有40年左右的历史。
   一道道美食,都是我没有见过的,记不住名字也算正常。好在现在网络资讯发达,有兴趣的读者可以google一下“宜兰渡小月”,不但有每道菜的名字,还有精致的照片,至少可以先饱眼福。
   关于餐馆名称的一种解释是,“渡小月”亦即过紧日子。这个餐馆不但美食闻名,就连名字也挺应景。
   当我们告别林旺松先生一家,宜兰的山水已经在浓重的夜色中隐去。犹如四月的江南,宁静而又亲切。穿过雪山隧道不久,台北101大楼从几个角度遥遥在望,周围的夜幕却又似曾相识。
   今夜宿台北。推荐:关注沈明高最新言论

作者  | 2009-6-3 13:16:07 | 阅读(136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台湾印象】第几次到台湾,是个问题

2009-5-13 11:27:07 阅读959 评论0 132009/05 May13

    4月27日,早晨5点起床,赶7:45分的国泰航空公司班机从北京飞香港,再转机到台北。
   受台湾《天下》杂志之邀,我将于28日-30日分别在台北、台中和台南参加三次论坛。
   在这之前,很多人问我到没到过台湾,我通常会反问:怎么才算到过?
   1996年6月的某一天,我在台北郊区住过一晚。
   当时,我还在斯坦福大学啃书本。暑假,从旧金山经台北转机到香港。由于飞机晚点,到达台北时已经是晚上10点左右,被告知香港机场即将关闭,我们只能在台北过夜。
   我和我的同学李果(现为世界银行驻南非资深经济学家)结伴而行,从旧金山出发就巴不得飞机晚点,借道到台湾一游。当听到广播通知留宿台北的时候,我们不但没有丝毫的抱怨,反而暗自庆幸“梦想成真”。
   然而,当我们的护照被没收的时候,就觉得大摇大摆逛台北小吃摊的可能性是没有了。但我们到达指定的宾馆之后,还是没有死心,心想我们就只在台北转转,然后该去哪儿还是哪儿,坦坦荡荡,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再说,护照在你们手里我们还能去哪儿呢。
   于是,我们出了酒店大堂,没有人拦着,觉得有戏,窃以为台湾的安全部门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然后,看见门口站着酒店工作人员,就说要叫个计程车去台北转转。得到的回答是:好的,稍等。
   结果,左等右等,没见有车来。我们催了几次,才恍然大悟,“工作人员”是在敷衍我们。至于是他们根本没有叫车,还是我们住的酒店就根本不让出租车拉客,就不得而知了。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只得回房间休息。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又被拉到机场,登机直奔香港。
   这就是我的台湾一夜,在夜幕浓重时抵达,在晨曦到来前离开。
   没想到,当我再次踏上台湾土地的时候,已经是13年之后了。
   尽管台湾与大陆已经开通了直达航班,而且上个周末的第三次“陈江”会还同意将增加更多的航班方便两岸人民往来。但是,对大陆居民而言,来台湾仍需组团而行,而且抵台后不能单独活动。
   我这次来台的手续由台湾方面代办,但需在香港领取大陆居民入出境许可证后,再转机赴台。
 
  机长广播说飞机比预计提前了25分中抵达香港,感觉这次去台湾应该很顺利。然而,接下来的问题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在香港机场找到台湾中华旅行社之后,准备领取入台证。我以为,用手里拿着的副本传真件去换原件,结果被告知需要持副本的原件才能换入台证原件。好在工作人员以前碰到过类似的情况,就告诉我需要做一、二、三才能拿到原件。结果,北京的同事和《财经》驻台记者帮着联系台湾《天下》杂志的同事,要他们从台北传真担保证明到香港,我也要签一个声明说副本原件留在了台湾等。
 
  结果,拿到入台证原件的时候,心中默默感谢北京到香港航班的飞行员,没有他的提前量,我铁定会误了下午1:15的班机。
 
  刚赶到国泰航空公司的柜台,问题又来了。我从北京到香港持的是往来港澳通行证,而台湾入境时要求持大陆护照。我想这下糟了,这次还不如上次,上次好歹在台北住了一晚,这回连台湾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得打道回府了。
 
  好在航空公司非常热情地安慰我,说要跟台湾方面确认一下,看我能否继续我的旅程。
 
  幸运的是,经过了大约10分钟的“煎熬”,我还是拿到了我的登机牌。
 
  这回,台湾我是去定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降终于落在桃园国际机场。入境时,让我略感意外的是,我被告知持港澳通行证入台没有问题,之前只是虚惊一场,而且我跟大陆居民来台湾团体游的唯一区别是,我是一个人一个团。
 
  当我走出桃园机场的入境大厅的时候,突然觉得,两岸三地的三个证件(大陆的护照、港澳通行证和入台许可证)之间是那么的不同,但也并非完全不可替代。
 
  否则,我能否如期第二次到台湾,坐在台北的宾馆里写这个短文,也是个问题。
                                                                               沈明高台湾印象下

作者  | 2009-5-13 11:27:07 | 阅读(95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世界货币:谁主沉浮?

2009-4-28 10:49:07 阅读893 评论0 282009/04 Apr28

   有关世界货币的讨论由来已久。随着国际贸易规模的扩大,金本位体制的崩溃,特别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各国都在寻找或催生美元之外新的世界储备货币。日元的崛起,欧元的诞生,都是国际储备货币市场竞争的结果。

 
  但是,谁能够真正成为核心储备货币最终还是要由市场来决定。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2007年全球储备资产中,美元资产占比仍然高达60%以上,美元依然是国际储备货币的龙头老大。

 
  用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最大问题是,该货币的发行国的政策必须同时兼顾国内和国际市场的流动性,同时还要保持币值的相对稳定,而这在有些时候是矛盾的。美国政府为了避免国内经济的深度衰退,不得不采取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加大了将美元当作储备货币的国家的担心,有关寻找世界货币的讨论再次升温。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重塑国际货币体系时有凯恩斯和怀特之争,最终以后者胜出。表面上来看,怀特代表了美国利益,其胜利代表了战后美国经济无可争议的霸主地位。实际上,这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美国经济总量和贸易占全球比重之大,币值相对稳定,难以有与之争锋者。

 
  从理论上来看,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完全可以创造一种新的货币,替代美元作为储备货币。比如,凯恩斯提议的以一篮子商品作为货币的定值依据,一些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是可以独立操作的,但是,盯住商品篮子的做法也有其弊端:其一,一篮子商品难以完全避免类似盯住黄金产生的问题,即如果黄金产量赶不上世界经济的增长速度,货币供应就有可能偏少而成为经济增长的掣肘,反之则可能导致通货膨胀。其二,盯住一篮子商品就意味着让出国内货币政策的主导权,货币政策难以发挥平抑国内经济波动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超主权货币很可能脱离了主权国经济的基本面,难以获得市场的信任。
同理,特别提款权(SDR)的创设并不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权,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建立自己的SDR。目前,IMF的SDR与少数几个国家的货币挂钩,而这与一些国家的货币币值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的做法类似,或者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中按一定的比例持有不同货币资产也能够起到同样的效果。但是,还没有听说一种货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而成为储备货币的,也没有听说外汇储备多元化就解决了储备货币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一篮子货币中比重最大的还是美元,当美元的币值发生重大变化时,盯住一篮子货币并不能防止本币币值的波动。

 
  由于SDR是建立在主权货币的基础之上的,可以减少一国独特风险对SDR的影响,但当一国风险引发全球系统性风险时,SDR与主权货币一样脆弱。IMF创设的SDR之所以有一定的吸引力,在于IMF本身的信用,不过,除非这样的信用能够独立于主权国家,否则IMF也难以遏制系统性风险的蔓延。

 
 
  以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货币,固然有其缺陷,但该货币发行国的经济总量、市场效率和政策自律,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抑其短扬其长。具体来说,如果美国不能在这次危机中自律和自救,其经济和市场效率都会受到伤害,往这个方向长期发展下去,市场抛弃美元寻求新的世界货币只是时间问题。■

                                                           推荐→沈明高*台湾印象

作者  | 2009-4-28 10:49:07 | 阅读(89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